“ 通常,起爭執的原因,幾乎都是認為「我的想法比較好所以你應該聽我的」或是「我的做法比較合理,你不可理喻」,如果彼此都能好好聆聽彼此為什麼會說這樣的話、做這樣的事,看似不理性的行為背後,其實都有理性的原因。”

“ 如果你們真的是愛著彼此的,我相信你們想要的一定是「希望對方能夠開心」,如果真的是如此,退後一點點,不用一定要堅持自己的說法、作法才是對的,一定要把錯推給對方,或是沒有一定要把自己對事情的定義套用在對方身上對吧?”

(轉載)

**這世界上很多人,寧願自己是對的,也不願意自己是快樂的。這是一件很悲傷的事,我們會傾向去把事情貼上「對錯」的標籤,霸佔「對」不放,然後硬要別人把「錯」給吞下去。** 如果妳們在某一個地方發現價值觀不合,妳應該做什麼呢?

第一步:先稍微想想自己與對方的價值觀「從何而來」

當起爭執的時候,當然不可避免的是爭吵跟不愉快,但當冷靜結束之後,我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去釐清自己到底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,這個想法從何而來?是誰影響你的?是什麼事件或是人生經歷、兒童回憶讓你有這樣的信念?再來用同樣的方式去想對方的價值觀念「從何而來」,是誰影響他的?是什麼事件、人生經歷、兒童回憶讓他有這樣的信念?

並且接受,每個人會有不同的觀念,都有他自己的理由,沒有對錯。

第二步:檢視自己的價值觀,想想這對自己是不是「有利」

價值觀雖然沒有對錯,但還是有其因果關係,有些價值觀其實會讓自己陷入對自己非常「不利」的狀況,例如我最常遇到某些女生來問我問題,她的價值觀念是「因為我是女生,所以男生為我花錢是應該的」,但這種觀念其實就跟小屁孩一臉跩樣跑過來跟你說「因為我是小孩,所以你什麼都要讓我」一樣欠揍,不僅不想讓人疼妳、花錢在你身上,反而會越來越不喜歡妳。

這就是所謂對妳自己「不利」的價值觀,又或是妳認為「男朋友這個身份本來就是應該如何」,也是對妳不利的價值,同理,那是一個會讓對方不想要主動對妳好、並且漸漸走向分手的一個利器,所以如果妳想讓對方想跟妳分手,就盡量使用這兩個觀念吧!

第三步:清楚認知「我、他、我們」三個元素是不一樣的

妳可以問自己這4個問題:

我想要什麼?

他想要什麼?

我們想要什麼?

我們選擇做什麼?

這概念雖然很簡單,但是能夠實踐的人卻不多,我們常常都會把這三個元素給混淆在一起,而忘記了,自己、對方都是一個個體,彼此都是人,想要的東西可能不一樣。但你們能做的事情,並不是把對方的慾望跟價值觀改變城跟自己一樣的,而是互相理解,並包容你們並不一樣。

通常,起爭執的原因,幾乎都是認為「我的想法比較好所以你應該聽我的」或是「我的做法比較合理,你不可理喻」,如果彼此都能好好聆聽彼此為什麼會說這樣的話、做這樣的事,看似不理性的行為背後,其實都有理性的原因,例如因為想要對方生氣、為了讓自己感到比較平衡、不想要被傷害等等原因都有可能。

例如拿我跟男友的例子,他認為不管怎樣飲酒是對身體有害的,而我認為適量的飲酒無傷大雅,他認為酒跟毒品沒兩樣,會上癮並且讓人失去理性。而我認為酒只是一種飲料,與可樂與其他飲料無異,不會特別愛喝或上癮,也不會想要放棄的東西。

我們爭吵的原因則是,他認為我寧願為了酒精「這種東西」跟他吵架(在他心中酒精跟海洛因沒差多少),但對我來說,他限制我喝酒就是在限制我的人身自由,因為我根本只是偶爾才喝一點點,不是所有人都會上癮,覺得他大驚小怪。

我們兩個人對於酒精的概念可能不會改變,但彼此正在慢慢接受對方對酒精這個東西的看法與觀念,我也不要求他如果看到我喝酒要很開心,並且與之前相比降低酒精攝取的機會(而不是完全禁止),他也降低他對於酒精的厭惡程度。

再來,是討論彼此都想要的東西,並且在這個「想要在一起」的基礎之下,去討論彼此應該怎麼調整自己的行為,達成一個彼此各退一步的協議。但如果有其中一方喜歡「自己是對的」大於「希望對方跟自己開心」那麼這段關係就很容易讓彼此都很累,不斷消磨。

如果你們真的是愛著彼此的,我相信你們想要的一定是「希望對方能夠開心」,如果真的是如此,退後一點點,不用一定要堅持自己的說法、作法才是對的,一定要把錯推給對方,或是沒有一定要把自己對事情的定義套用在對方身上對吧?

 

 

 

文章來源: http://attractmenyouwant.com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ppyVibes 的頭像
HappyVibes

HappyVibes U&M

HappyVib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