節錄於寶瓶文化出版《點亮幸福微光》一書
 
編者按:目前就讀清大資工所的視障生莊靜潔自國一起就被視力困擾,直到有一天,檢驗結果出爐了。醫生說,依照種種檢查報告推測得的是一種罕見的「少年型視網膜黃斑部病變」。她聽完後很高興,「耶!終於知道什麼病了,那就趕快醫吧,我要趕回學校讀書,還要回去參加童軍團、打我最喜歡的電動和看我最愛看的漫畫呢!」緊接著的下一句竟然是晴天霹靂——「這種病,現在……無藥可醫,沒有醫院和醫生有辦法醫治它……」她的國中的生活,就在不斷克服課業困擾和看醫就診中交叉進行。本刊摘錄寶瓶文化出版的《點亮幸福微光》中的最後一篇「為什麼是我?」供讀者參考。

 

 

  為什麼是我?這個問號在我心裡住了很久,世界上有這麼多人,為什麼偏偏挑上我?世上真有「公平」的存在嗎?為什麼會發生在我身上? 我小小的心靈想著:好吧,如果我做的家事太少,以後我每天都洗碗、倒垃圾、曬衣服;我不再買零食吃、不再看漫畫書、會把錢存起來捐給需要的小朋友;我不會亂摘花、不會欺負小動物和昆蟲;我也不再打弟弟、不再跟爸媽頂嘴……我不知道對上天做了多少次祈求和承諾;我努力的想,還有什麼條件可以拿出來交換,我什麼都給好了,拜託,把我的眼睛還給我好嗎? 

  然而,日子一天天過去,奇蹟卻沒有出現。 有時候我希望自己是做一場很長很長的惡夢,醒來之後就回到原本看得見的模樣,但希望成了奢求。 有一天,我去參加一個視障活動,旁邊坐了一個全盲的人,他出生沒多久就罹患青光眼,家裡沒錢看醫生,爸爸受不了有個眼盲兒子就離家出走,什麼也沒留下,再也沒回來。他很羨慕我看過晴朗的天空、湛藍的大海和家人的每一張笑臉,「我好羨慕你還可以去學校念書……」聽到這裡,我的腦袋像被狠狠的敲了一下,「他羨慕我耶!怎麼會有人羨慕我呢?」 原來很多人沒有錢看醫生,而我卻可以看很多很多的醫生;原來我討厭的事很多人想做卻不能做。
 
  我心境一轉,回頭看看過去,「你是怎樣成為現在的自己?」我以前是個很驕縱很霸道的人,眼疾讓我看到自己的軟弱;我不再獨立,很多事情得倚賴別人,如果不是這樣的我,我不會學習感恩。我開始接受家人、師長、朋友給我的支持與鼓勵,我因此擁有更多更珍貴的愛,這對我來說已經很足夠了。 

  至於多年來,我一直無法解釋的不幸,也慢慢的淡然,我不再問「為什麼是我」,而是面對事實,而且試著闡釋其中的道理。 我覺得世界上沒有十全十美的家庭,每個家庭注定要經歷一樁巨大的不幸,而老天爺安排在我家的不幸正是我的「眼盲」,由於眼盲這樁不幸太巨大,大到足以抵擋其他的不幸侵入我家,因此在這巨大不幸的「招牌」之下,我的爸媽弟弟都是平安的,他們因我而得到解脫,不再有其他難關需要挑戰,而我的不幸提供家人另一道安全網,成了阻擋家人不幸的屏障,我的災難成了家庭的貢獻;「所以,每個家庭中承擔不幸的人,都應該得到大家的祝福。」我對很多人這麼說。 這想法有一段時間的確給我力量,我也一直希望自己具備足夠的能量鼓勵別人。

HappyVib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